书画鉴定家吕立新谈艺术品:什么最重要
发表时间:2012-06-12   来源:光明日报

“名头”、“艺术”哪个重要?

 

 

  图为以2530万元成交的清代画家蒋廷锡的《仿宋人设色图册》(部分),成交价格超过了郑板桥、金农等更有名头的画家的作品。(资料图片)

  2011年,中国在全球艺术品市场所占的份额上升到30%,首次超越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艺术品与古董市场。目前,仅北京地区就有文物拍卖企业106家,全年共举办各类文物艺术品拍卖会239场,北京已超过香港,与伦敦、纽约并驾齐驱,成为领军艺术品交易的“三驾马车”之一。

  中国艺术品市场用20年时间走过了西方100多年的历程,但在快速发展的同时,艺术品市场也越来越多地“追名逐利”,各种各样的“名头”经常会代替艺术品本身,成为衡量艺术品价值的标准。

  艺术品 何以蒙上“作者头衔”的面纱?

  在北京十里河古玩市场,紫砂壶的价格基本都是根据作者的职称制定的:国家高级工艺师的作品售价高于普通工艺师,普通工艺师高于助理工艺师,助理工艺师高于工艺员……就艺术品价格而言,职称职务往往比作品本身更有说服力。

  记者:如今艺术品交易也特别多,艺术品市场可谓乱花迷眼。但就艺术本身而言,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,艺术品的价值与作者的“头衔”、“名头”紧密挂钩,甚至被头衔左右了。对这样的问题您怎么看?

  吕立新:收藏家买艺术品奔着名头大的去,或者艺术家把更多心思放在追求头衔上,这样的问题还是很普遍的,毕竟这样做可以给他带来实际的利益,有的经济利益是非常可观的。前几年就有这样的实例,有些艺术协会里的某些人不惜动用很大的财力跑关系,想办法给自己弄职务,戴上光环。这是整个社会风气造成的,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

  记者:那么艺术品有什么特殊之处?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现象?

  吕立新:艺术品不是普通商品,它的价值无法用成本等数据估算,应该是由艺术家的学术地位、师承流派和作品本身等多方面决定的。就我们目前的艺术市场来看,卖画卖得最贵的,基本上也是职务最高的人,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。没有“名分”的艺术家在当今年代卖高价其实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。

  记者:如果大家都去看重“级别”、“头衔”,艺术家都去追求级别,这对于中国艺术的发展会造成什么影响?身兼数职的“大师”们公务繁忙,怎么保证创作?

  吕立新:是啊,大家都忙着去评职称了,哪还有心思搞业务啊。可是评不上职称就没有知名度,没有知名度画就卖不了高价。终于评上职称了,也有了知名度,天天忙着去应酬,更没时间画画了。这是当下的一种怪现象,本末倒置了。当然也有一些老先生,他们没有任何职务,但绘画水平很高,市场价格也很高,现在有更多的人已经渐渐注意到这个问题了,不是去慕虚名。

  记者:现在艺术品评价标准是不是完全剥离了艺术性,完全作为一个商品的角度去考量?

  吕立新:不用眼睛“看”画,而用耳朵“听”画,听听谁的职称高、头衔大,来决定买谁的画,这样的现象古已有之,我个人认为,这种片面的评价标准是经不起时代考验的。但是完全脱离艺术只看头衔还没有特别严重。大家追名头是有道理的。

  新中国成立以来,艺术家基本都是在“体制内”,职称评定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,整体来说还是有一定说服力的。包括那些很高职务的艺术家,大部分还是代表了很高的艺术水准。在选拔领导干部的时候,业务能力是其中一条标准。

  目前大部分评出来的大师或领导,都是在一定范围内有很大影响力的人。这体制本身有积极的一面。但最近这些年发生个别艺术家通过拉关系,挖空心思去谋求一个职务,以至于业务水平不高的人也被抬到了一个较高的位置,这样就出现了混乱的现象,良莠不齐,大家很难分辨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
责任编辑:桑小婷
分享到: 
更多
深度
声音